第九章 我专治各种不愿意 - 妖孽狂医

第九章 我专治各种不愿意

“肯定不是陈强叫你们来的,对吗?”沈非重脚踩下,链子男吐出一口血,却愤怒无比地吼道:“小子,你敢打我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 “不知道!”沈非又踩下一脚。 “你……我是在这一片混的,道上的人都得叫我一声坤哥,你敢打我,你完蛋了!” “原来是坤哥啊,好牛逼,我好怕啊!” 沈非嘴里说着怕,脚却踩在了王坤的脸上,一脚接一脚地踩,将王坤的脸踩得贴在地上,鼻血狂涌,沈非说道:“坤哥,光听你名字,就知道你是个忠义之人,不会出卖雇主,你放心,我不会勉强你的。” 话音落下,沈非向另外七个人走去,七个人眼里满是恐惧,他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,都全被打趴了,沈非走到平头面前,“两个选择,被我打,或者去打你的坤哥!” “我……” “不愿意?没关系,我专治各种不愿意!” 沈非提着铁棍狂砸下去,全部砸在人体最薄弱的部位,痛得平头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,平头是跟着王坤混的,真不敢向王坤出手,可他现在痛得受不了了,平头感觉他要再死撑下去,不被砸死,都要活活的痛死过去。 在沈非又要一棍子砸在他老二上面时,平头大喊出声,“大哥,别打了,我去打他,我去!” “发自内心的愿意去?” “是发自内心的。” “那好,我给你一个机会,如果十秒钟内你没把鼎鼎大名的坤哥砸成你的模样,那我就砸爆你的老二!还不快滚过去!” 平头心中大慌,从沈非刚才砸人的心狠手辣来看,他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,平头从地上抓起一根棍子冲了上去,王坤吼道:“平头,你敢打我?” “坤哥,我也不想的,可是我实在是痛得受不了了。”平头委屈地解释着,王坤吼道:“老子不管,你知道我的手段,你要敢打我,老子会让你死得很难看。” 平头心生恐惧,这时,沈非淡淡说道:“还有九秒!八!七……” 听到沈非数数,平头更慌了,沈非可比王坤吓人多了,平头闭眼往王坤身上砸了下去,王坤一声痛叫,继续怒骂出声。 平头砸出第一棍之后,觉得砸一棍跟砸十棍没有什么区别,再想到平时王坤对他是呼来唤去的,简直不把他当人看,便砸得更狠更快了。 砰砰砰砰砰…… 平头狂砸起来,沈非冷笑,看着另外六个人,“你们是立马冲上去打坤哥呢?还是让我打一顿之后,再冲上去打呢?” 六人身子一颤,有平头这个前车之鉴,他们根本就没得选择,反正最后都得去砸王坤,与其被打一顿再去打,还不如直接冲上去,他们在看到沈非扬起铁棍的那一刻,就像箭一般射了出去,抓起铁棍往王坤身上狂砸。 砸的人多了,平头他们的恐惧也少了许多,一个比一个砸得有劲,王坤刚开始还能怒骂出声,后来就只有痛叫声了。 沈非掏出手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,边拍边往前走,走到前面,平头他们停了手,沈非问道:“坤哥,感觉怎样?愿意说吗?” “小子,你就等着……” “坤哥果然是硬汉,你们继续!” 平头七人再次狂砸下去,王坤痛得直叫唤,他肠子都悔青了,本以为废掉沈非双手双腿挣十万块钱是轻而易举之事,可他没想到沈非这么厉害,现在即将被废的是他,并且还是被他的手下给废的! 王坤害怕真的被废掉,不敢再硬下去,痛喊道:“我说,我都说,你们不要打了。” 平头七人停手,沈非冷道:“我让你们停了吗?” 听到这话,平头等人赶紧将铁棍砸在王坤身上,王坤再次痛叫,“沈非,我都说我要说了,你还要打我做什么?” “你说了就很了不起吗?就打不得你了吗?你大爷的,老子惹到过你半根头发吗?尼玛带着人半夜来打我,还要废我双手双脚,我怕得很啊!给老子打重一点!” 沈非对敌人绝不会半点手软,王坤也明白遇到狠人,这回彻底栽了,不敢再废话,赶紧叫喊道:“陈强出了十万,让我废了你双手双脚。” 王坤说完了,平头等人转头看来,看到沈非一脸冰冷,赶紧又扬起铁棍砸下去,王坤吼道:“我都说完了,不要打我了,不要……” “陈强坑了你,你就不骂他两句?” 沈非冷声一问,王坤明白沈非的意思,同时他确实非常恨陈强,要不是陈强,他不会落到今天的结局。所以,王坤立马大骂出声,什么陈坤生儿子没屁眼,儿子是他弟弟,他真正的父亲不姓陈之类,要多狠有多狠。 到最后,王坤将陈强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完了。王坤盯着沈非,眼里不见半点狠色,全是哀求,他痛得不行了。沈非淡淡说道:“来,再说说你做的其他坏事!” 王坤看到沈非手中一直拍摄的手机,心里十万个不想说,说了就把把柄交出去了。可是,平头他们砸得太痛,他承受不住。 忽地,王坤想到随便编一些来说,正要开口,却听沈非对平头七人说道:“你们听好了,要是发现他说假的来蒙我,谁先说出来,我就让他离开!” 平头等人一听,眼睛大亮,王坤却是要哭了,有不少事平头等人都有参与,他想做假都做不了;而且,就算他不说,平头他们也会说的。 无奈之下,王坤只得将他打过的群架,还有几次抢劫都说了出来,平头等人很失望,因为王坤太老实了,一句假话都没有说。更让他们想哭的是,王坤把他们也给供出来了,本能的,平头他们砸得更凶更猛。 沈非笑了,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!平头他们打了王坤,王坤心有间隙,以后肯定会内斗;而且,有了这些证据,他们也不敢再来找麻烦! 当然,仅仅这些还不够,陈强这个真正的凶手,也不能放过。 沈非保存好视频,淡淡说道:“你们是希望我报警呢?还是要去找陈强要医药费?不希望我报警,就立马给我滚!” 平头等人就像听到圣旨一样,赶紧往外跑,沈非冷道:“把这条拴了链子的狗一起拖走!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们!”平头等人不敢不从,又回来拖着王坤走了。 燕南天完全看傻了,不仅是沈非的身手,还有沈非后面的处理手段,都很绝。就是喝醉了酒的林乐也是目瞪口呆,何小秋倒是睡得死死的,一点都不知道。 看到沈非回来,燕南天惊道:“老三,你太厉害了。” 沈非笑道:“不都说了真人不露相嘛!” 林乐醉熏熏地说道:“三哥,你是传说中古武世家的传人吗?” “古武世家算什么,哥是神仙转世,来拯救这个地球的。”沈非将何小秋扶了起来,继续往寝室走去,根本没将王坤那帮人放在心里。 …… 平头等人拖着王坤拐进巷子里,便停住了步子,目光全都落在了王坤身上。王坤心里恨不得杀了平头他们,可他现在浑身是伤,还需要他们帮忙,王坤挤出笑容说道:“平头,我知道你们是被逼的,我不怪你们。” “坤哥……” 平头等人眼里有着疑惑,王坤继续说道:“我们被打得这么惨,都是陈强给坑的!你们不想去找陈强要点钱,让他出点血?” 听到陈强两个字,平头等人眼里涌出愤怒,而钱又让他心动,他们出来混,不就是为了钱吗?只不过,他们还有担忧! 王坤看出他们的担忧,又说道:“等从陈强手里拿到钱,咱们立马分了!到时,你们想走就走,我王坤绝不拦你们,你们也不必担心我报复。” 平头七人相视一眼,都点了点头,平头说道:“坤哥,我们听你的。” 王坤笑道:“那就去皇家一号!陈强在那里等我们!”平头等人扶着王坤上了巷子口的一辆面包车,往皇家一号开去。 皇家一号,是锦城市云台区一所很有名气的娱乐城,里面有唱歌、跳舞、按摩、浴足、桑拿、棋牌等等各种娱乐。 当然,这些娱乐都离不开小姐,而皇家一号最出名的就是小姐,据说不管客人是想要清纯的,火辣的,还是制服的,妖艳的,皇家一号都能提供。 皇家一号的红牌叫芝兰,芝兰长得非常漂亮,身材超级火辣,凶器十足,美腿似白玉雕刻,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妩媚。这样的芝兰,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,光是陪唱就得花上九千九百九十九,要想做点其他事,花得钱就更多了。此刻陈强带着大块头和刚子在豪华包厢里K歌,陈强搂着的就是红牌芝兰,他一边在芝兰身上动手动脚,一边说道:“妈的,沈非有什么?钱没有我多,人没有我帅,苏锦瑟那个婊子居然看上他。” 芝兰将一杯酒递到陈强面前,整个身子趴在他身上说道:“陈少看上的女人,沈非也敢抢,他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 “他就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陈强紧紧搂着芝兰的腰,狞笑道:“不过,老子要的女人,岂是那么好抢的,我已经找人去废了他双手双脚,老子要让他变成一条死狗,我倒要看苏锦瑟还跟不跟他。” 芝兰心里直摇头,女人虽好,但也得看有没有资格拥有,这个沈非明显就是没有资格,他和陈强斗,怎么斗得过?芝兰觉得沈非肯定被废了,而苏锦瑟多半也逃不过陈强的手掌心。这个世界,就是如此现实、残酷。要不然,她此刻也不会在这里。 陈强继续说道:“本来老子还想好好追她,没想到她敢不给老子面子。哼!等收拾了沈非,老子有千万种方法把她弄上床!恩,到时再叫上你,三个人一起玩!” “陈少,你真坏。”芝兰笑着说来,根本没将沈非的遭遇放在心里,沈非这个名字对她来说,也就是一听而已。陈强看到芝兰的妖艳,心火大涨,“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嘛!再说,我有坏的本钱!今晚,我一定要狠狠的把你给……” 陈强话还没说完,“砰”地一声,包厢门被踹开了,平头等人扶着浑身是伤的王坤,走了进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