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你大姨妈要来了! - 妖孽狂医

第九十章 你大姨妈要来了!

当沈非在处理曹家事的时候,净化杀手组织的基地,却传来一阵阵的吼声,“那人怎么能杀死金一?” 声音的主人,无比愤怒,虽然金一不是净化杀手组织的最强杀手,但也算顶尖层次的杀手,金一死掉,是个巨大的损失。 空荡的房子里,跪着一个卑微的身影,颤抖地回道:“主上,我们仔细查了当时的情况,金一绑架了沈非的女人,用他女人为饵,在他女人身上绑了炸弹,他在远处进行狙击,但最后沈非和他的女人都安然无恙,金一却……” “该死!接边三次虐杀我的人,这是不给我面子,不给净化组织面子!我一定要杀了他,将他虐杀至死!” “主上,我们组织的规矩,刺杀三次仍然失败,就会取消……” “组织是我的,我要让他死,他就必须得死!” “我们会付出很大代价的。” “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都得杀死沈非,否则,我如何在杀手界立足?我会派出骷髅的!” 听到“骷髅”的名号,下面跪着的人浑身打了一个颤,声音继续响起,“你要做的,就是给我收集有关沈非的全部资料,从他出生那一刻起,就是他一天吃多少饭,我都要知道!” “是,主上。” 这人赶紧应来,然后弯腰退了出去,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,那个声音的主人相信“骷髅”出手,定然能取沈非之命。 …… 海东某处豪华会所。 如同城堡般装饰的豪华房间里面,此刻坐在三男一女,正中一人,剑眉星目,当真真的美男子,那个女子不管是脸蛋儿,还是身材,都是属于祸国秧民的级别,可她看着那男人,眼里有着的全是浓浓的崇拜与爱意。 另外两个男人,一胖一瘦,胖子说道:“叶王,花豹和魔鬼都失败了,曹云华的逼宫计划失败,龙形玉佩在那小子身上。” 瘦子回道:“叶王,让我去,斩了那小子的脑袋,夺回龙形玉佩!” 叶王,正是中间那男人。 听到两个失败的消息,叶王却是不曾皱一下眉头,也不说话,仍然看着有关沈非的资料,不得不说,黑榜很强大,净化组织查了沈非那么久的资料,都没有弄得全,可黑榜已经查了个清清楚楚。 叶王看完资料后,别有意味地笑道:“能让绝枪死心踏地的跟随,这人真有手段,既然他想要玉佩,那就让他拿着。” “叶王……” “他只是替我们保管而已,我们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找到那个地方,找到了玉佩才有用,没找到,玉佩半点用都没有!而且,让他拿着玉佩,对我们更有好处!” 胖子和瘦子陷入深思,那名女子却是婉转一笑,显然明白了叶王的话中之意,叶王看着女人,笑道:“倾城,你明白了?” “叶王,我明白。” “那这个人就交给你了,你带着他们两人去锦城,把黑榜的分部建立起来,我有预感,锦城会因沈非而发生大变化。” “好的。” 三人应来,叶王让胖子和瘦子出去,留下了叶倾城,叶倾城站起来,替叶王捏着肩膀,叶王说道:“倾城,你怎么看沈非?” 叶倾城香唇儿一张,温婉如黄鹂般的鸣叫声响了起来,“从沈非的资料看,他没有背景,所有一切都很普通,可从他二十岁那天开始,他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不仅变得能打,还有一手神奇的医,这里面肯定有蹊跷。” “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派你去锦城吗?” “找出他的蹊跷!” 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 “从沈非这些天的变化来看,他有三个缺点,一个是好色,一个是重情,一个是爱做好事,从这三方面入手,定能将沈非控制在手里,得知他的秘密。” “很好!你可以动身了!” “叶王……” 叶倾城满眼春光,身子想往叶王身上缠去,叶王摇了摇头,“沈非喜欢处的,这样,你成功的可能性更大。” “叶王,我心中……” “我只要知道沈非的秘密!” “是,叶王。” 叶倾城并没有因叶王的拒绝而生气,她心里想的是怎样才能得到沈非的秘密,却又不付出代价。 她,只能是叶王的。 身子是的,心是的,灵魂是的,生命,也是叶王的。 叶倾城立马带着胖子和瘦子,起程去往锦城! …… 顾东来在锦城的日子越来越好过,余为民也不是他的对手,因为莫天雷牵扯到皇家一号事件,已经被双规了,宁安平已经成了公安局长;而宋文飞也投到了他的阵营,他的实力第一次压过了余为民。 可是,顾东来却没有因此而高兴,相反眉头越来越皱。 因为宋文飞投入他的阵营,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,而是看在沈非的面子上;甚至可以说,他能压过余为民,全是因为沈非的关系。 顾东来已经知道华生制药和真男人酒业出问题,都与沈非有关了,再加上沈非闯皇家一号之事,得益者都是他。 如果不是沈非,就没有他现在强势,甚至是连命都没有了! 沈非和他女儿有一腿,这对他本来是大好事,可顾东来不想把女儿送进沈非这个坑里,因此,沈非做的这一切,让他很烦。 而最苦恼的,却是在杨伟石的处理上,以杨伟石供出来的那些事情,足够将杨伟石关进监狱了,可杨家能量太大,硬是将杨伟石给弄了出去,根本没受什么罪,虽然杨伟石的哥哥杨伟先被调到其他省,算上吃了一憋。 但是,顾东来相信沈非是不管这些的,他当时说的也没能做到,顾东来着实不知道沈非知道后,会是什么反应。 正苦恼不已时,他的秘书进来说了一件事,却是关于芝兰想拿下皇家一号的事情,顾东来一听,立马就想起当天晚上芝兰站在沈非身边,看到沈非眼睛里的那种光彩,心里顿时大大地不爽。 沈非这边扯着他女儿,那边又勾着皇家一号的头牌小姐,真不是个人。忽地,顾东来眼睛一亮,这不正是一个好机会吗? 如果让沈非与芝兰的关系更好,以女儿的性格,肯定不会再甩沈非;另外,帮了芝兰,那沈非在杨伟石一件事上,反应就不会太强烈;除了这两点,还能报一报救命之恩。 真是一箭三雕。 当即,顾东来对秘书说,要给予芝兰一切方便,帮她处理皇家一号。 因着这一句话,芝兰很快就拿下了皇家一号,她那晚就想到凭沈非的能量,拿下皇家一号不是什么难事儿,可这么快就办好,条件还那么优惠,也让她吃了一惊。 这让芝兰更加坚定跟随沈非的决心。 芝兰拿着写有她名字的产权回到皇家一号,皇家一号的封令已经解除,但芝兰没有立马让皇家一号开业,而是将皇家一号那金碧辉煌的名字给毁了。 从今开始,皇家一号将不复存在,芝兰要在这块地盘上,发展出她的新事业,她立马投入了装修当中。 陈兰那边,她竭尽全力,也弄出了一份计划,只等沈非回来,问问沈非行不行。 …… 这个时候,沈非正坐在飞往锦城的飞机里面。 曹蒹葭给沈非买的是头等舱机票,今天的头等舱里,坐满了人,沈非座位旁边,坐着一个戴着大大墨镜,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女人。 墨镜女虽然看不见脸,但身材相当好,那两座山峰也极为高挺,两条腿是又细又长,在黑丝袜的映衬之下,变得极为诱人。 沈非晃了一眼,坐了下来,墨镜女也将沈非扫了一遍,眉头皱了一下,也不知是因为沈非的目光,还是沈非那一身地摊货衣服,墨镜女很快转过了头。 墨镜女的反应,沈非都看在眼里,他没有理会,闭目沉思,想着这些天的经历。他才得到神针不过几天时间,便经历了以前想都不曾想过的事。 在以前,他最多也就是做个买彩票中五百万的梦,可现在他却是能真真实实地赚上一亿,甚至更多,光是想想这种变化,都够人心惊的。 最让沈非惊讶的是,这些他都适应得很快,有种他本来就该如此的感觉!沈非相信,这只是刚开始,后面还有更精彩的! “不管怎样,现在都要努力闯下去!” 沈非心里念来,想到了还在老家的父母,觉得该把爸妈接到锦城市来,爸妈在身边,他要好照顾一点。 正想着时,穿着旗袍,身姿绰约的漂亮空姐,俯身问道:“先生,您想喝什么饮料?” 沈非睁眼一看,这个叫水清幽的空姐,前面很有料,而最吸引沈非的,还是水清幽的笑容,她并没有因为他穿一身地摊货而鄙夷,脸上的笑容也不是职业化的笑容,而是笑得极为真诚,便说道:“你的大姨妈快要来了,最好先去垫一张那东西。” 水清幽笑容一愣,心里生出怒气,她的大姨妈每个月都来得很准时,按以往的日子,还有两三天的样子,今天是不可能来的。 “先生,请您自重。” “那就来一杯白开水吧。” 沈非也不在意,水清幽狠狠瞪了沈非一眼,转身离去,墨镜女冷冷说道:“臭流氓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