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玉女歌仙云希若 - 妖孽狂医

第九十一章 玉女歌仙云希若

“臭流氓!”墨镜女声音里透着一种厌恶。 沈非淡淡说道:“你有病!” “你才有病!”墨镜女火了,她本来就是心情不好,特意出来散心的,结果却碰到这么一个流氓。 “我可以治!” “哼!”墨镜女冷笑更甚,“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子,你说什么我就相信吗?你这样的人,我见得多了,想用这个借口套近乎,你做梦吧!” 墨镜女大有一副将心中不痛快全都撒在沈非身上的架式,沈非又将墨镜女扫了一眼,他觉得墨镜女应该长得不差,可看她这副样子,沈非半点心情都没有。 水清幽倒好白开水,正要给沈非端过去,却猛地觉得肚子里涌了起来,水清幽顿时惊讶万分,她每次来大姨妈的时候,肚子就会翻滚,就是这种感觉。 “大姨妈怎么提前来了?他怎么知道的?” 水清幽疑惑不已,却不敢耽搁,赶紧将“七度空间”垫上,整理好后,水清幽有些不好意思面对沈非,可她是专门服务头等舱的,要是不去的话,她就是失职。 忍了忍,水清幽端着白开水走向沈非,离沈非越近,水清幽的脸蛋就越红,等到得沈非面前,水清幽那张脸已经灿若桃花。 “先生,您的白开水。” “谢谢。” “该说谢谢的是我,要不是您的提醒,我就要出丑了。刚才误会了先生,还请先生原谅!” “没事儿。” 沈非大度地挥了挥手,他对水清幽的感觉比墨镜女好多了,而且水清幽静刚才的谢谢,又给他增加了好几十个光点。 水清幽看到沈非一脸淡然,心里微微愣了一下,她还以为沈非会借此机会索取她的电话之类,可他却是半点意思都没有。刚好这时有其他客人按铃,她又对沈非说了声谢谢,转身去工作了。 还在气愤不已的墨镜女完全傻在当场,水清幽又是道歉又是谢谢的,这说明她是真的来大姨妈了,也就是说沈非刚才说的是真的! 墨镜女真不敢相信,可事实就在眼前,她却不得不信。墨镜女想到刚才对沈非说的那些话,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她张了张嘴,还是没将道歉的话说出口。 猛地,墨镜女想到沈非说她有病的话,之前她认为沈非是故意这么说的,但从水清幽一事上来看,他是认真说的。 事实上,她是真的生了病! 要不然,她现在也不会坐在飞机上,准备去散心,而是应该在训练,为明天的演出做准备。 可惜,今天早上她到公司的时候,不小心被人撞了,她的腰在以前演出的时候受过伤,那人就刚好不好地撞在她受伤部位,当时痛得她眼泪直流。 她助理赶紧将她送到医院,医院说没什么大事儿,可是只要她剧烈运动,腰就会痛,这样的状态,自然是不能演出。公司得知情况,又找另外一个人代替了她。 而那个人,正是平时和她不对付的。 所以,她非常郁闷,也不想呆在医院,她没有通知助理,直接坐车到了机场,买了最快起飞的机票,准备找个地儿散散心。 这些思绪一闪而过,墨镜女看向沈非,试着问道:“你……说……我有什么病?” “腰部肌肉损伤。” 墨镜女惊讶了,脱口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 沈非淡淡一笑,“我是一个好流氓,当然得有一两门技术傍身!” “好流氓?” 墨镜女无语,当流氓还有好的?不过,墨镜女也知道沈非是在针对她之前那个“臭流氓”所说的。 这下子,墨镜女有些纠结了,沈非能一眼看出她得的是什么病,那他说能治,就真的能治。 如果这人真帮她把腰伤治好,那她下飞机立马赶回去,还是能可以做演出准备,将那个女人给挤掉的。 只是,她刚刚才说了那些话,他会治吗? 墨镜女忐忑起来,忽地,墨镜女想到了一个注意,她对沈非说道:“你看着我。” 沈非转过了头。 墨镜女将她的墨镜稍稍往下移了移,低声说道:“知道我是谁了吗?” “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。” 沈非真心没认出来,墨镜女气急,她那么大的名气,沈非怎么可能不认识她呢?墨镜女不死心,将墨镜移得更低,可沈非却看都懒得看,直接转过头去,盯着水清幽的婀娜身姿瞅了起来。 墨镜女见状,万分不爽了,冷声说道:“你真的没认出我?” “我必须要认出来吗?” “你……” 墨镜女肯定沈非是故意的,明明认出了她,却说不认识,就是想报复她前面说了那些话。 换在往常,她早就不甩不理了,可想到腰伤能够被治好,能够回去演出,她不得不忍了下来。 墨镜女眼珠一转,又有了主意,凑到沈非耳边,吐气芬兰地说道:“我是云希若!” “云希若?” 沈非还真是小小地吃了一惊,因为云希若是这两年红得发紫的歌星,加上她本人长得非常清纯,又被人称作新一代玉女歌仙,据说国内的大导演都看上了她,要让她出演一部耗资五亿影片里的女一号。 现在,这个玉女歌仙竟然坐在他的身边,沈非将云希若上上下下打量着了一番,又想了想她刚才露出来的那张脸,终于确信下来,这个骂他“臭流氓”的女人,就是云希若。 云希若看到沈非吃惊的样子,嘴角露出了笑容,现在他知道自己是谁,不用她提,他肯定就会主动给她治病,她可是无数人心中的女神。 正当云希若美美地等着沈非给她治病时,沈非却转过了头去,不再看她一眼。 云希若蒙了,这人知道她是谁,不是应该激动万分,然后找她签名、要电话、合影、疯狂尖叫,再主动给她治病等等之类的吗?可他却如此淡定的转了过去,不搭理她了。 “混蛋!” 云希若心里暗骂,她就不信自己对沈非没有吸引力,她冷道:“我可以给你签名!” “没兴趣。” “什么?没兴趣?” 云希若心火狂燃,不知有多少粉丝想要她的签名而不得,这人竟然没有兴趣!云希若不信,再次说道:“我可以答应和你拍张照片!” “你想得美!” “……” 云希若完全呆了,如果她放话说和人拍张照片,不到十分钟就会排出一条十公里的长龙出来。但这人说的是她想得美,好像是她没资格和他拍照一样。 “你算什么?你居然说我想得美!” “对啊,有错吗?” 云希若被沈非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弄得怒了,“你知不知道,要是我……” “我不想知道。” “你……” 云希若话没说完便被打断了,她是真的愤怒了,她何时受到过这样的冷落,何曾遇见这样的无视? 就在云希若要爆发的时候,她脑海里灵光一闪,想到了沈非为什么这样做,她嘴角鄙夷一笑,说道:“你是想反其道而行之,故意用这样无视我的方式,来加深在我心中的印象,好让我对你感兴趣,说不定还和电视里的女主人公一样爱慕上你吗?” 沈非回头看着云希若,眼睛大睁,他在想这云希若要多么自恋,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? 云希若见到沈非这样的表情,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傲然地说道:“我告诉你,这个手段对我没有用,只有让我更加讨厌你!如果你能帮我治病,我还可以给你一个笑脸,可以……” “自恋也是一种病,得治!” 说完,沈非的目光又落在了水清幽的身上,一身旗袍的水清幽真是越看越有味道,而水清幽也注意到了沈非的目光,虽然头等舱不少男人都在盯着她看,可沈非的目光太放肆,太有穿透力了,她觉得被沈非看穿了一样。 同时,水清幽心里又是一声叹息,还以为这个刚帮了她忙的人,和其他男人不一样,现在看来都差不多。 水清幽不知道,云希若是多么希望沈非这种放肆的目光,如果沈非这样放肆的盯着她,那就能证明她说的是真的,沈非也能给她治病。 可惜,三分钟、十分钟,沈非都没看她一眼,云希若仍然相信自己的魅力,相信沈非一定不会放过和她接触的机会,所以,她不再说话,她在等着沈非开口,到时她就可以好好奚落沈非一番。 然而,直到飞机上传出还有二十分钟就要降落在锦城机场的通知,沈非都没理她。 这下子,云希若慌了,当脑海里闪过那个女人在舞台上的风光,还有对她的嘲讽,云希若忍不住了,开口说道:“你能给我治病吗?” “不能!” “为什么啊?” 云希若无比委屈了,她走到哪里都有无数人为她欢呼,为她的一个眼神而激动兴奋,可这个男人却将当成了透明人。 “因为我不想和你套近乎!” “你……” 云希若滞住,先前她让沈非不要妄想与她套近乎,现在人家真的不想套近乎,她却是那么的难受,那么的不爽,那么的愤怒。 愤怒得云希若失去了理智,猛地摘下眼镜,直愣愣地盯着沈非,双眼湿润,万分委屈地说道:“你怎么能这样对我?” 沈非有些无语,这女人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,不等沈非说出话,头等舱里响起一声惊呼,“云希若!你是云希若!女神啊,没想到我能在这里碰上女神。” 随着这声惊呼,头等舱里的人都沸腾了,不管是男是女都在惊呼,就是水清幽都花痴般地看着云希若。 “云希若,你能帮我签个名吗?就签在我的衣服上!” “云希若,我们能合张影吗?” “云希若,我能知道你的电话号码吗?” …… 听到这些声音,云希若终于找到了那种女神般的感觉,她得意地朝沈非甩了一眼,却看到沈非的目光,仍然盯在水清幽身上。 云希若怒火冲天了,沈非凭什么不理她?难道她还不如一个空姐吗?正当云希若要发火的时候,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,对沈非说道:“喂,我和你换个座,我的座位在前面,你去前面坐。” 听着眼镜男一副颐指气使的命令语气,沈非目光冷了下来,刚要说出“白痴”两字,云希若却急急地说道:“你不准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