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二章 踩脸! - 妖孽狂医

第九十二章 踩脸!

“你不准换!” 云希若这句话说来,惊呆了众人,特别是云希若脸上那焦急的神色,配合之前云希若说的那句委屈话,非常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东西。 “难道这人是云希若的男人?” “不对啊,都说云希若没谈恋爱啊,她怎么就有男朋友了?” “他们两个坐在一起,肯定不是巧合的吧,看来他们刚才是在赌气吵架了。” …… 听到这些议论,云希若气得不行,她跟沈非可半点关系都没有,她现在连这人叫什么都不知道呢,怎么就成她的男人了,她只是想让沈非给她治病而已。 眼镜男更是满脸铁青,他对云希若可是痴迷得紧,本以为今天是个和云希若接触的大好机会,可云希若竟然有了男人,眼镜男看向沈非的眼睛里,涌出满满的恨意。 不过,眼镜男并没有就此放弃,看到沈非一身的地摊货,眼镜男有了主意,掏出支票本,写了张十万的支票,递到沈非面前,“小子,只要你和我换座位,这十万就是你的了。” 眼镜男信心十足,这人连好衣服都穿不上,怎么能抵挡得住十万块钱的诱惑?虽然他坐的是头等舱,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,能坐得起头等舱的人很多,就看舍不舍得坐,说不定这人为了坐头等舱,已经花光了积蓄。 至于这人是云希若的男人,眼镜男是不相信的,云希若那么仙的一个女人,怎么可能找沈非这样的挫男。 再退一步,就算这人和云希若是男女关系,那他收了十万块钱,云希若也会瞧不起他,而他就有了机会。 坐在头等舱里的人,大部分都有些身家,可看眼镜男用十万块钱,只为了换个座位,还是有些惊讶。 水清幽这个空姐,就更惊讶了。 云希若倒是没怎么惊讶,花十万块钱坐在她的身边,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事,她的粉丝还有更疯狂的。 只是,云希若很担心沈非,她觉得沈非肯定抵挡不住十万块钱的诱惑,云希若心情复杂地看着沈非。 见到众人的神情,眼镜男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弯,鄙夷越来越浓,就在这时,沈非吐出两字,“白痴!” 众人再惊。 沈非居然没有接那十万块钱,水清幽眼睛里多了一抹亮光,云希若也是多了一丝兴趣,剩下的人有些觉得沈非够男人,有些觉得沈非傻逼。 眼镜男却是又惊又怒地吼道:“你……你骂我是白痴?” “对啊!” “好,很好!” 眼镜男说着,又拿出笔,在支票后面添了一个零,再次递出支票,冷笑说道:“和我换座位,这是一百万,就是你的。” “啊!” 这下子,惊呼更甚。 一百万可不是笔小数目了,水清幽惊讶得两座山峰微微起伏,云希若也惊讶了,因为眼镜男的做法,已经很疯狂了。 众人再次盯着沈非,眼镜男相信沈非这次肯定会接支票,毕竟一百万已经够普通人好好生活一辈子了。 然而,沈非再次吐出两字,“白痴!” “你!” 眼镜男脸色大变,他没想到一百万都诱惑不了沈非,水清幽看向沈非的眼睛更亮,云希若眼里兴趣更浓,其他人却都看着沈非摇头不已,这可是一百万,不是十万,换一下位子,就能赚一百万,这绝对是天大的好事啊! “本来我就不想跟她坐一起,你好好跟我说,我也就和你换了,结果你非得要用钱砸,你不是白痴是什么?一百万,很了不起吗?” 沈非冷笑说来,众人又惊,他身边坐的是云希若啊,平时懒得遇见的女神,无数粉丝心中的偶像,他竟然不想和云希若坐,这人有病吧? 水清幽也是不理解,再想到刚才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云希若,可他的目光却盯着自己,这让水清幽心跳有些加速,毕竟和云希若站在一起,她能吸引到男人的目光,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 眼镜男却是无比愤怒了,大声吼道:“你连一件好衣服都穿不起,你有什么资格看不上一百万?” “白痴!” 眼镜男第三次被骂白痴,眼里都生出了怒火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敢说我是白痴,我要你在锦城市混不下去,分分秒就能让你悲剧!” “白痴!” “你……” 眼镜男愤怒得失去了理智,撕碎了百万支票,一拳朝沈非打去,可他的拳头还在半空中,沈非便一耳光甩去,直接将眼镜男给甩翻在地,甩得他吐血不已。 大家再次惊讶了,这得多大的力量,才能把人打倒? 水清幽眼里浮出担心,云希若目光却是闪烁了一下,而眼镜男疯狂地吼道:“你敢打我?我爸是锦城市的一把手,你敢打我,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。” 此话一出,众人又惊。 他爸是锦城市的一把手,那他不就是锦城市的太子爷吗?余为民在锦城市可是无比强势的存在,这人得罪了余为民的儿子,那他肯定在锦城市混不下去了。 不管这人多厉害,余为民想收拾他,都跟踩死一只蚂蚁差不多!这些人的目光转动起来,这是一个交好锦城太子爷,抱住余为民大腿的好机会! 水清幽眼里涌满了担忧,云希若也担心起来,心里有些自责,要不是她摘下眼镜,也就没有这场事儿。虽然她有些名气,可和锦城市一把手比起来,她的名气也没多大用啊。 自责的同时,云希若又有些埋怨,要是沈非收了他的钱,不仅可以赚一百万,还能平安无事,那不是挺好的吗?为何这人就是不收呢? 眼镜男叫余同方,确实是余为民的儿子,余同方听到大家的倒抽冷气声,得意地吼道:“小子,你怕了吧!我给你换座位,是你的荣幸,你居然敢拒绝我!你算什么东西!你……” “余为民很厉害吗?白痴!” 说着,沈非一脚踩在了余同方的脸上! 啊—— 这回的惊呼声更浓了,余同方是锦城太子爷啊,谁听到不给三分面子?这人却是踩了下去! 踩脸啊! 赤果果的踩脸! 余同方也不相信,这人在知道他的身份后,仍然踩他的脸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,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耻辱,余同方厉声喝道:“小子,得罪了我,我就要让你每一天都活在痛苦当中!” “如你所愿!” 沈非出手施展酷刑,顿时,余同方身上涌出一股股痛流,痛得他直叫唤。 这时,云希若说道:“喂,你快给他道歉,不然……” 沈非转头冷冷盯着云希若,云希若浑身一颤,感觉有一盆冰水倒在她的心里似的。 “胸大无脑!” “你……”云希若很生气,“我这是为你好,他可是锦城市的太子爷,得罪了他,你还有活路吗?” “为我好?”沈非冷冷一笑,“知道我为什么不给你治病吗?” “为什么?”云希若脱口问来。 “因为你不知道什么叫尊重!你明明说错了话,却不向我道歉,还用你的身份来压我,你是云希若就很了不起吗?你的签名很伟大吗?与你照相是我的荣幸吗?” 云希若脸色发白。 沈非继续说道:“还一副赏赐的模样,我用得着你赏赐吗?是你在求我,不是我在求你,你连基本的尊重都做不到,又是哪门子的女神,可笑!” 听到这些话,云希若哭了,哭得很伤心,头等舱的客人看得是我见犹怜,纷纷出声讨伐沈非。 “云希若的签名本来就很了不起,你个乡巴佬,不知道就不要乱说!” “你知道云希若的歌唱得有多好听吗?你知道云希若的舞蹈有多好看吗?能和云希若坐在一起,是你祖坟上冒了青烟。” “就是,你还不知足,还把女神给弄哭了,不但如此,你还出手打人,你这种人,就是欠收拾。” 这人为了讨好云希若,更是为了讨好余同方,握紧拳头就砸向沈非,沈非看都不看一眼,直接伸手抓住,用力一捏,此人骨头便咔嚓裂响开来,痛叫不已。 沈非盯着云希若,继续说道:“你觉得他用十万、一百万,换的仅仅是我的位置吗?不,他是在践踏我的尊严!这就好比我给你一百万,让你陪我睡一晚,你不答应就是你的错,你就得给我道歉!那你愿不愿意呢?” 不少人沉默下来,但更多的人却觉得沈非很狂很白痴,尊严算个屁,一百万换一点点尊严,那绝对是赚了。再说,这人是锦城市的太子爷,得罪了他,那是可能连命都没有的啊! 水清幽的目光很复杂,既欣赏沈非为了尊严不向钱向权低头的男子汉气概,又担心沈非会遭到报复! 云希若收住了泪水,沉默了下来,沈非说得句句在理,她在娱乐圈里混,遇到过很多潜规则,比一百万买她一夜身子更恶劣的事有很多,但她始终维持自己的原则,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,为此,她丢失了很多机会,要不然,她的名气会更大,赚的钱会更多。 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 她保住清白身子,不也是为了保住尊严吗?而沈非不收钱,不换位置,不就跟她一样吗?她又凭什么让沈非给那人道歉呢? 再想一想,之前她的做法确实错了,她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了,所以不想拉下那个脸,觉得可以用其他的方式解决,完全忽略了尊重,她太想当然了,这一招或许对别人有用,可对沈非毫无用处。 也因为她那么一闹,这才惹了一大堆事出来。 与此同时,那些人看到沈非的强悍,不敢再往上冲,只好不停地说道:“这个空姐,还不快去叫乘警。” “让机长联系地面上的警察,这人打了余书记的儿子。” “云希若,快点让这人给余公子道歉,你再好好陪余公子说话!” 已经明白到自己错误的云希若,盯了说话那人一眼,对沈非说道:“对不起,我错了!我不该不知真相就随便乱评价,也不该劝你道歉!尊严是无价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