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三章 继续狂踩 - 妖孽狂医

第九十三章 继续狂踩

云希若道歉了! 大家都在等着云希若叫沈非给余同方道歉,最好再让余同方好好打他一顿。谁知,他们等来的却是云希若给沈道了歉! 众人大吃一惊,云希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得罪锦城太子爷,是不是脑子抽了筋,更别说这人踩了余大少的脸,跟余大少是仇人。 云希若唱歌再好听,那身份也不能和余大少比,这样做,根本不值得啊! 余同方听到,厉声喝道:“云希若,你敢扫我的面子?你……”话没说完,便又痛叫不已。 沈非本是对云希若很不感冒的,可没想到在众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的时候,云希若还会向他道歉,这说明云希若虽然有点高傲,但本心还不算坏。 于是,沈非淡淡说道:“你能说出这番话,说明你还有救!你的病,我可以给你治,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 云希若眼睛大亮,她对治病都不抱希望了,不料这人却答应下来,但她还是谨慎地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 “放心,是你能做到的,如果你觉得为难,也可以不用答应!”沈非是想到了柳如烟的服装设计,到时要找人做广告之类的,这个云希若就是大好人选。 听到这话,云希若放心下来,“好,如果是我力所能及的,我绝对不会有半点推辞。” 当即,沈非出手在云希若腰间三个大穴上按摩起来,虽然还隔了衣服,但云希若的脸还是微微发红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他摸腰,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,想要避嫌。 可沈非按摩处生出来的热流,让她倘佯在舒服当中,云希若竟是沉醉在里面,红着脸让沈非按摩了。 众人眼睛一睁再睁,这人太牛了吧,脚下还踩着锦城太子爷的脸,手上就摸起了云希若的腰,他就不怕余大少的报复吗? 惊叹之余,大家又在疑惑,云希若得了什么病需要治?还有,沈非这样是治病吗?揩油还差不多吧! 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。 沈非毫不理会,在云希若腰间按了十来秒,又让云希若转过身去,按上了脊柱上的五大穴位,总共花了三十秒钟,沈非收手说道:“行了。” 云希若忙扭了扭腰,果然不觉得痛,欣喜之下,来了个后仰,她这一仰,刚好将挺拔山峰仰在沈非眼前。 好有料! 沈非眼睛不由一亮,云希若正在惊讶自己的病真的被治好,比以前都不灵活之时,注意到沈非目光,猛地反应过来,红着脸说道:“流氓。” 这一声流氓,却不再透着厌恶、冰冷的味道,而是多了一丝丝娇嗔味。 沈非笑道:“那你说说我哪里流氓了?” “哼!” 云希若冷哼一声,她能说什么?说沈非盯着她的胸看了?这明显不能啊! 就在这时,飞机上工作人员走了过来,这工作人员听到余同方的身份,一来就朝沈非喝道:“小子,飞机上打架生事,那是要坐牢的。” “你有脏病!” 沈非随口说来,工作人员脸色大变,“小子,你不要乱说!” “昨晚得的!” “你……” 工作人员猛地想起昨晚他去找了两个小姐玩双-飞,难道他真得病了?不应该啊!可这么想着,工作人员感觉下面有些发痒! 水清幽和云希若都亲身经历过,沈非这么一说,两女立马信了,赶紧离工作人员远远的。 本来其他人都不觉得什么,可见到水清幽和云希若的举动,也情不自禁地远离工作人员。 工作人员见状,怒火冲天,“赶紧把人放了,要不然……” “要不然你就用你的脏病来吓我们?” “我再说一遍,我没有!” “现在很痒吧。”沈非说了一句,工作人员脸色一慌,不说还好,一说真的更痒了,沈非又道:“你还是赶紧去洗手间,看看你上面是不是长包了吧!” “我没有病!” 工作人员大声吼着,沈非懒得理他,闭目养神,工作人员恼怒万分,真想给沈非两拳,可看了看痛嚎的余同方,工作人员心有顾忌,最后犹豫了几秒,往洗手间走去。 看到工作人员脸上的慌乱,大家都觉得工作人员是真有问题了,要不然怎会这样? 只是,这人是怎么看出来的? 他刚才摸了云希若几下,是真的给云希若治了病吗? 莫名的,不少人觉得沈非有些高深莫测起来,他们觉得沈非明明知道余同方的身份,还敢出脚踩他,弄不好也是个有背景的人。 这么一想,好些想朝沈非大吼,让沈非放了余同方的人也闭上嘴,但也有不这么认为的,觉得沈非有背景的话,就不会穿一身地摊货。他们想抓住这个机会,救出余大少,抱住余大少的大腿,有余大少撑腰,以后他们在锦城也能赚不少钱。 于是,一个胖子站了出来,胖子戴了根拇指粗的黄金项链,可这项链并没有衬出他的贵气,倒是有一副浓浓的暴发户味道,胖子指着沈非说道:“小子,我叫金大成,今天你要是不放了余大少,别怪我不对你不客气!” 金大成也是有些小聪明,报出了自己的名号,不管能不能救余同方,至少能说明他为余同方说过话了,余同方在这样的环境下,肯定会记住他这个雪中送炭的人。 沈非甩了一眼金大成,淡淡说道:“你阳-萎!” “胡说!” 金大成挣得脸红脖子粗,可眼睛里却涌过一阵阵的慌乱,他确实有这种病,吃了不少药,找了不少偏方,都没治得好,可这人怎么就知道了? 沈非却不再说话,金大成被揭了老底,想出手又有顾忌,只得放了一句狠话,“小子,等到了锦城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 金大成受挫,却又站上来一个瘦子,瘦子扫了金大成一眼,他可没有阳-萎,早-泄这些病,根本不怕沈非,瘦子喝道:“我叫周玉兵,是锦绣地产的销售部经理,给我个面子,放了余大少,再给余大少道歉,不然……” 周玉兵说的得意洋洋,虽然他只是销售部经理,但锦绣地产的名头却很大,锦绣地产是属于锦绣集团的,而锦绣集团在锦城市是巨无霸的存在,就像李镇江的公司在阳江市一样。 所以,周玉兵觉得有很大的把握,要是成功了,那他就不仅仅是销售部经理,怎么也要爬一步了。 当周玉兵正美美的想着时,沈非冷冷吐出一字:“滚!” 滚? 周玉兵蒙了,靠着锦绣集团这块牌子,锦城市里很多人都得卖他个面子,当然不卖他面子的人也有不少,但眼前这个人凭什么不卖他面子? “你知道锦绣集团是什么样的存在吗?你……” 周玉兵还要说,沈非二话不说,直接一脚踢飞,随后收脚,重重踩在余同方的脸上,踩得咯吱一声,大家的心都跟着跳了一下。 水清幽两颗眼珠子瞪大到极致,这人太猛了吧,锦绣集团的销售经理也不是个小人物啊,就这样被踹飞了? 云希若一双美眸更是眨呀眨的,她无比庆幸刚才道了歉,要不然,沈非别说给她治病,只怕给她一巴掌都是可能的,他那样儿,才不管什么玉女歌仙的。 金大成一帮人却是看得胆战心惊,这人手段真够狠的,一脚将周玉兵踹出血不说,落脚又踩了余大少。 沈非扫了眼众人,淡淡说道:“还有人要我放了锦城太子爷的吗?” 别说,还真有不怕死的。 一个穿得珠光宝气,打扮得妖艳的中年妇女站了出来,这人叫郭夜红,郭夜红指着沈非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余书记是多大的官,你知不知道余少爷是多么的金贵?” 砰! 沈非抬脚,第三次踩下,踩得余同方杀猪般的叫唤,沈非这才盯着郭夜红说道:“不知道!你说给我听听!” “你……” 郭夜红脸色大变,吼道:“得罪了余大少,你就准备生不如死吧!余大少不会放过你的!” “还有呢?” 沈非问着,踩下第四脚! “余大少……” 郭夜红声音都在发颤,不知道该说什么,沈非又是一脚踩在余同方脸上,嘴里却对郭夜红说道:“继续!” “我……我老公是……” “是什么?” “是伊人公司的副总!” “伊人?” 沈非一下子想到了柳如烟说的事,嘴角往上勾了起来,这个世界还真的很小。 “伊人公司的副总,我好怕啊!” 沈非嘴里说着怕,可脚上却使劲踩着余同方,一脚接一脚,踩得那叫一个狠,余同方的脸都快被踩变形了。 周围的人看得心都抽了起来,郭夜红就更不用说了,整个身子都在颤抖,就在这时,沈非对余同方说道:“余大少,你可真要谢谢这位大姐,要不是她,你的痛叫声可不会这么好听,你的脸也不会这么好看。” 听到沈非这么一说,郭夜红顿时瘫倒在地,她就是再笨,也知道沈非是在给她挖坑,郭夜红忙分辩道:“余少,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想救你。” 砰砰砰! 沈非连踩三脚后,笑道:“余大少,人家看不起你啊,你堂堂锦城太子爷,却要让一个女人救,说出去那是大大有损你的威名。” “你不要乱说,你……” “余大少,他说我是乱说的,你说我乱说没有?” 沈非问着,踩得更重了,郭映红张口还要说,但话没出口,余同方便忍痛吼道:“臭三八,闭上你的嘴,老子怎么样关你屁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