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那我半夜…… - 妖孽狂医

第九十四章 那我半夜……

余同方破口大骂,比之前骂沈非还要狠! 金大成、周玉兵一帮人全都傻住了,不过看到余同方的惨状,他们也明白过来,帮余同方的人越多,余同方遭的罪就越多。 想明白这一点后,金大成和周玉兵那是满脸苍白,他们不帮忙,余同方还受不了这样的罪,这下子,余同方肯定恨上他们了,而他们之前的打算也就落空了。 特别是郭映红,吓得渐身直抽搐,伊人公司在服装设计界极有名气,可再有名气,能和锦城市的一把手斗吗?这余大少把她恨上,那她不死也得脱层皮。 想到这里,郭映红径直晕了过去。 其余的人也吓得不轻,他们都觉得沈非手段太狠了,那些没有出口的人庆幸不已,要是真站出来了,就得和郭映红一样。 与此同时,大部分人也看了出来,这人是根本不怕余大少,肯定比余大少的身份还厉害。 至于那身地摊货衣服,还是不提为妙! 水清幽多看了沈非好几眼,眼睛有些亮,她想到了沈非帮她的事儿,觉得沈非做事还是很恩怨分明的,她没说什么,赶紧叫了人来照顾郭映红,不管怎样,郭映红都是他们的头等舱客人。 云希若也是精明之人,看到沈非踩余同方踩得那么狠,也觉得沈非身份比余同方更吓人,而她先前竟然还用她歌星的身份去压沈非,后来更是让沈非道歉。 想到这她就后怕不已,还好之前道了歉,要是她胡搅蛮缠下去,只怕沈非会给她好几个耳光了。 沈非闹出这么一手,无人再敢说话,就连飞机上的工作人员也不敢放半个屁,之前那个还呆在洗手间里没有出来。 沈非就那么踩在余同方的脸上,余同方眼睛里倒是充满了恨意,可他却被压得死死,毫无抵抗之力。 云希若坐了下来,带着几分小心地说道:“那个……我……先前……”云希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。 “记住你答应的事情就行。” “一定记住。” 云希若哪敢不记住,这人身份不一般,她要不记住,那不是自找麻烦吗?再说了,这人治好了她的腰伤,是帮了她一个大大的忙。 伤好了,她就能赶回去准备演出,那个人就别想顶替她上台,想着,云希若忙将她的私人号码给了沈非,“公子……” “叫我沈非就行。” “沈少……”云希若没有直呼其名,用了一种现在很流行的称呼,默默将沈非的名字记下,又说道:“谢谢您治好我的伤,这个伤病对我很重要的,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您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 “随时?” 沈非一笑,云希若脸蛋儿一红,她现在也知道这个“随时”有歧义,可她现在也不能收回去,点头羞道:“恩。” “那我半夜……” 听到这话,云希若心跳猛地加速,这人还真是一个流氓,不忘占她的便宜。 沈非看到云希若的表情,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“给你打电话,让你唱首歌也行?” “原来是唱歌!”云希若心里一松,忙回道:“当然可以,只要沈少喜欢。” 云希若和沈非聊了开来,觉得沈非并不是那么狠的人,只是话里话外爱逗她,不过,余同方的惨叫声却在提醒她,不能得罪了沈非。 余同方对云希若很是爱慕,他原本觉得凭他的身份,怎么也能让沈非换座位,他借着机会和云希若谈天说地,要是谈得高兴了,还能去开个房之类的。 想到能将无数男人心中的玉女歌仙压在身下,余同方心里就生出一团团的火,恨不得立马做到。 然而,结果与他所想的完全相反,沈非不和他换座位不说,还把他折磨成这个样子,而沈非却和云希若聊得无比开心。 余同方心里恨死了沈非,他仍然不觉得沈非有什么大能量,真有大能量绝不会是那样的打扮,没有这样扮猪吃老虎的。 相反,余同方觉得沈非是故意表现得这么强势,为的就是让他害怕,不敢找他的麻烦。 但余同方已经决定了,等飞机一落,他就找人将沈非拦在机场,他一定要将这个面子讨回来,要当着更多人的面踩沈非的脸,好好在云希若面前耍耍威风,让云希若明白他的厉害,再好好给他泄一泄火。 金大成、周玉兵心里还恐惧不已,目光不停在沈非身上扫来扫去的;大部分人都存了顾忌之心,不敢再说沈非什么。 不过,却有少数几个人,对沈非起了心思。现在巴结余大少是不可能的,但巴结这个能将余大少踩在地上的沈非,却是有那么几分机会。 只是这里面有风险,如果沈非是装的,真实身份是干不过余大少,那他们讨好沈非,就是找死,余同方肯定不会放过他们。可沈非要是真的很厉害,这就是个大机会! 当然也可以等飞机降落之后,看看两人谁能赢,但那会儿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,要想巴结沈非,就得越早越好。 这是一场赌博,看不见,却异常凶险的赌博! 所以,就算这几个人动了心思,也不敢立马就站出来,等广播通知还有十分钟就要下降的时候,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了。 这人叫邵庆达,四十多岁的样子,整个人显得比较粗犷,可那双眼睛里却又透着精明。 邵庆达也不顾飞机巅跛,走到沈非面前,带着满脸笑容说道:“沈少,您能帮我看看,我有病吗?” 沈非扫了眼邵庆达,吐出两字:“有病!” 听到这两个字,邵庆达是不忧反喜,他怕的就是沈非说他没病,虽然他也觉得自己没有病,因为有病这样才能更好的将谈话进行下去,联系好交情。 邵庆达忙道:“那沈少能帮我治一下吗?” “五百万!” 沈非报出了一个价钱,周围的人全都呆了,什么病需要花五百万?而且这邵庆达看起来很健康很正常嘛,哪里是有病的样子。 云希若是蒙住了,这沈非还真敢开价! 水清幽听得娇躯一颤,直直看着沈非,想看出沈非是不是在开玩笑,可她看到的只是满脸认真。 邵庆达自个儿也滞住了,那笑容就像被瞬间冰冻一样,凝固在了脸上,他是想和沈非攀交情,他甚至打定主意,送给十万二十万给沈非都没有问题。 但沈非一开口就是五百万,将他吓住了! 邵庆达觉得自己是没有病的,他只想以此为话题好和沈非攀交情,他相信沈非这样说,就是看穿了他的想法,所以才这么狮子大开口。 这让邵庆达有些苦恼了,话题是由他引出来的,要是就这样回绝,那可能就得罪沈非了。 他不得拿不出五百万来,但是把五百万赌在一个还不能真正确定身份的人身上,也太离谱了。 每一笔投资都得有回报才行。 邵庆达心思转过,觉得问问再做打算,忙说道:“沈少,您能告诉我,我得了什么病吗?” 沈非淡淡问来,“小的时候吃得不好吧?” “恩。” 邵庆达点了点头,却没有多大的反应,厉害的人自然能从他脸色上瞧出一二分。 沈非又说道:“二十岁到三十五岁这个时间段,是在猛吃海喝!四十岁开始注意养生了吧?” “是的。” 邵庆达眼睛亮了一下,他二十岁挖到了第一桶金,有了钱在手,当然是要把之前没吃过的全都补回来,吃了好几年,邵庆达也就吃厌了,不想吃了。 可这个时候,为了生意,他有很多应酬,没办法,只得继续猛吃海喝,直到三十五岁之后,生意稳定下来,虽然还有应酬,但他大部分时候也都是处于主动地位,没必要讨好别人,就能按自己想吃的吃了。 到四十岁,公司业绩蒸蒸日上,邵庆达仍然想着怎么赚钱,但他更注意身体了,没有身体,赚再多的钱都没用,所以,他开始养生。 这些说得都对。 不过,邵庆达并没有太过于惊讶,如果熟悉他的人,或者说是看过他报道、采访的人,都能从他的生活轨迹里说出这番话来。 沈非看出了邵庆达的不信任,淡淡说道:“你现在晚上睡觉总觉得饿,一饿就心慌,饿极了,胃子会痛,甚至呼气都觉得心脏部位扯着扯着的。” “……” 邵庆达倒抽了一口冷气,前面说的能够查到,但这个毛病,却不是能在网上查到的,就是他熟悉的人也不知道,只有他的老婆和一个情人略知一二。 他敢肯定,不管是他老婆还是他情人,都不可能将这样的事情说出去的,而沈非知道,就说明他是真的看出来了。 邵庆达心里重视了,态度更好地问道:“沈少,这也是种病?” “一年内你不会有问题,一年之后,你就会得重病,运气好,钱多,你能拖个两年左右,运气不好,半年就得死!” 沈非说得很不客气,邵庆达愣在当场,他正值壮年,公司发展到了巅峰,他可没想过死,而且就是这样晚上饿一饿就会死,邵庆达还是有些不相信。 “沈少,你说的……” “要治就拿出五百万来,不治就闪到一边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