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我是用脚踩的 - 妖孽狂医

第九十五章 我是用脚踩的

“要治就拿出五百万来,不治就闪到一边去。” 沈非没心情陪邵庆达啰嗦,邵庆达在这个时候贴上来,提出所谓的治病,不过是个由头,真正的目的就是想要赌一把,从他身上得到更大的利益。 谁知邵庆达没想到他是真的有病,自己说了他却是不信,同时被五百万的数目给震住。想在他身上下注,又舍不得出血,哪有那么好的事? 邵庆达看出了沈非的不耐烦,心下一凛,可他还是不认为饿一饿也是病,他准备去医院做个检查看一看,说道:“沈少,那我能明天治吗?” “明天就是一千万!” 沈非又甩出一句,听到这话,邵庆达笑容完全消失了,他再有钱,也不能将一千万拿去打水漂啊,而且,从此可以看出,沈非的胃口很大,这还没有怎么的,就要一千万,那以后他就是赚了钱,只怕也到不了他的手里。 最重要的是,现在沈非到底是什么身份都没有确定,一千万实在太冒险,要是一百万,他皱一下眉也就给了,现在却是不行了。 想到这,邵庆达挤出笑容说道:“沈少,那打扰您了。” 沈非没有回话,邵庆达叹息着回到座位上,他有些后悔,不仅没有抱上沈非的大腿,还得罪了余大少。 有了邵庆达这回事儿,那少数几人也不敢冒风险了,水清幽也觉得有些离谱,可想到她的大姨妈,还有被踩在脚下的余大少,水清幽有些信了。 云希若在沈非旁边低声说道:“一千万,你也真敢收。” “凭本事吃饭,有什么不敢收的。” “那刚才治我的病,你要收多少?” “一百万!” 云希若惊呼道:“一百万?你按了几下,就要收一百万?” “这还是看在你人长得不错,心也还行的份上。” “不然,你会收多少?” “三百万!” “天啊,你是在抢钱吗?”云希若觉得沈非得了失心疯,沈非淡淡说道:“不是我,你的腰病是治不断根的,就算你暂时休养好,稍微一用力,或者运动量过大,你的腰伤就会复发,长久下去,会越来越恶劣。” 云希若秀眉一挑,医生也说过她的腰伤现在没事儿,以后可能会出问题,沈非刚才是给她治断根了? 沈非继续说道:“此外,你浑身肌肉紧张,心脏跳动缓慢,血液速度加快,说到你腰伤的时候,你很烦燥,我说能治好你病的时候,你又很高兴,忧愁尽去。这些都说明,你的腰伤影响到一件很大的事情!” “啊……” 云希若再一次惊呼,就像盯怪兽一样看着沈非,沈非竟然凭借这些东西,就能说中她的心事。 沈非又道:“所以,收你三百万,并不贵!” 云希若还是有些不能接受,就算她想赚三百万,也不是说赚就能赚到的,她又问道:“你治病都是这么贵吗?” “这就算贵吗?” “三百万还不算贵吗?” “当然不贵,上午刚给别人治了个狐臭病,收了一亿。” “吹牛。” 云希若根本不信,那人再有钱,也不会为了一个狐臭病,就花一亿去治;沈非也不辩解,聊起了其他的话题,十来分钟,一晃就过,飞机落地了。 余同方早就忍痛掏出了手机,拔出了号码,给他老子余为民打了电话,“爸,有人要打死我,你快叫人到锦城机场来。” 余为民听到了儿子话语中的痛苦味道,勃然大怒,这人打的不仅仅是他的儿子,更是在打他的脸,他在锦城连儿子都护不住,那些人还跟随他吗?余为民立马打了一通通的电话,随后叫秘书备车,亲自赶往锦城机场。 飞机上,余同方挂断电话,便对沈非吼道:“小子,马上你就会知道得罪我是什么下场!” 沈非一声冷笑,随手在余同方身上点了几处大穴,给他加上最严重的“酷刑”,不过沈非没有让这些酷刑立马发作,而是慢慢发作。 随后,沈非说道:“你还没资格让我得罪,倒是你,做了那么多坏事,一定会遭到老天爷的惩罚!” 沈非说完,起身往外走去,飞机上的人也没有离去,大家都准备看一下这个热闹,看看事情到底是怎样,所以,一大帮人跟在了沈非的身后。 云希若也没有慌着坐飞机回去,不管怎么样,她想看看这件事是怎么发展的;水清幽交接了工作,也赶紧跟了上去;邵庆达、金大成他们就更不用说了;郭映红醒了过来,也黑着脸要去看沈非的下场。 刚走到机场大厅,就有一群警察冲了过来,余同方看到,大声喊道:“快抓住他,是他想要打死我,我爸是余为民,是锦城市的一把手。” 为首一人听来,盯着沈非,冷声说道:“我叫徐鹏云,是负责机场治安的队长,那人脸上的伤是你出手打的?” “不是!” 沈非断然否认,邵庆达听来,心里便是一沉,如果沈非有大背景,那他应该是嚣张地承认才对,可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啊,金大成一帮看向沈非,多了几分不屑,还有不少的冷笑,水清幽和云希若则是担心不已。 余同方冲了过来,厉笑道:“小子,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?现在就不敢承认了?你以为不承认,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?刚才有那么多人看到,你以为你逃得掉吗?” 沈非淡淡回道:“我是用脚踩的!” 这话一出,余同方顿时滞住,原来沈非否认的“不是”出“手”,而是出“脚”,这比直接承认更加打脸,也更嚣张。 邵庆达眼睛一亮,接着又黯淡下来,沈非表现得越嚣张,就证明他越有底气,可他之前却并没有交好沈非,再有背景都跟他没有关系。 徐鹏云眼睛眯了一下,却没将沈非的嚣张放在心上,沈非再嚣张,还能嚣张得过锦城市的太子爷吗?当即,徐鹏云冷声说道:“不管你是用手打的,还是用脚打的,反正你就是将人家打成了重伤。走,给我回警局一趟。” 沈非盯着徐胸云,“你就不调查一下我为什么踩他?” “回警察再慢慢调查。” “他先出手,我不过是正当防卫,你凭什么让我跟你回警局?” “就凭你打伤了人。” 徐鹏云已经摸出了手铐,脸上尽是不善,心里却高兴万分,这是个与锦城市太子爷交好的机会,他可不能错过。 “如果我不去呢?” 沈非一脸平淡,徐鹏云冷笑,“由不得你不去。”徐鹏云根本不惧,他这边加上他共有八个警察,八个警察还干不过一个年轻人吗? 再说了,听说锦城市的公安局长,还有管政法委的宋文飞,以及余书记都要亲自赶来,有这么多大人物,眼前这小子再厉害也没有用。 沈非淡淡一笑,“你要是把余大少抓起来,你倒是能立个大功;你要是诬蔑我,只怕这身皮,你就别想再穿了。”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余同方狂笑起来,“抓我?凭什么抓我?” “因为你做了坏事,犯了法。” “证据,你有证据吗?” 余同方忍痛笑着,沈非说道:“老天爷会惩罚你的。” “老天爷?小子,你是发疯了吧,别以为说些胡言乱语的话,就想蒙混过头!我说过,我要让你每天都生活在痛苦当中,这才是刚开始!” 余同方阴冷地说来,朝徐鹏云等人吼道:“你还愣着做什么,赶紧将这个犯人给抓起来,给他铐上手铐。” 徐鹏云冷道:“动手。” 立马有两名警察走上去铐沈非的手,不等他们铐下,沈非的手在他们身上滑过,紧接着一脚一个,将两人都给踹飞出去。 众人见状,狂惊不已。 虽然这些警察跟余大少根本不能比,但是,余同方不管怎么说也没有表面上的身份,可这些警察不一样,他们是警察,公然打警察,那犯的罪比打余同方多多了。 邵庆达也忐忑起来,虽说沈非表现得越嚣张,就说明沈非背影越大,可现在沈非太高调了,打警察是一件大事,再有余同方在后面闹,这事会被吵得很大很大。 云希若和水清幽更加担忧了,但他们都没有将沈非在他们身上滑过的动作放在心上,没有想到里面会有深意。 余同方立马吼叫起来,“小子,你敢打警察,你死定了,徐队长,快把他抓起来,把他铐上,他要再反抗,你们就可以开枪了。” 徐鹏云心里也在狂笑,现在有了确实的证据,沈非插翅也难逃了,徐鹏飞冷声说道:“殴打警察,罪加一等。” “无缘无故,你凭什么铐我?你有拘捕令吗?” “就凭你得罪了余大少。”徐鹏云低声说来,旋即喝道:“一起上,把他给我抓起来,如果他敢反抗,为了群众的安全,可以开枪!” 徐鹏云身后的六名警察,一窝蜂冲了上来,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,沈非也不废话,拳脚齐出,三秒钟不到,就将六人放倒在地。 “还要铐我吗?” “你……” 徐鹏云大吃一惊,没想到沈非实力这么强悍,他手下连掏枪的机会都没有,他赶紧将枪掏出来指着沈非。 余同方眼里全是狂喜,吼道:“他是恐怖分子,快开枪!” 徐鹏云看了眼余同方,见到余同方眼里的喜悦,还有别有意味的笑容,徐鹏云心下明白,如果他照余同方说的做,余同方就会给很大的好处。 虽然眼前这个和恐怖分子沾不上边,但是打倒这么多警察,他开枪也不为过,再加上有余大少撑腰,他绝对不会有事,而且还会立下大功。 当即,徐鹏云厉喝道:“蹲在地上,把手举起来,否则……” “那你开枪试试!” “你以为我不敢吗?” 徐鹏云嘴角浮出冷冷的阴笑,扣动扳机,子弹破空而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