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三枪都打偏了 - 妖孽狂医

第九十六章 三枪都打偏了

子弹,射向沈非的右胸口。 右胸并不是致命部位,徐鹏云虽然觉得开枪,却也没想当场将沈非打死,受伤与死人还是两个概念。 而且,徐鹏云也知道余大少不会轻易放过沈非,要是就这么让沈非死了,余大少心里的气可出不完,所以,他要留着沈非的命,让余大少好好折腾,沈非被折腾得越惨,他的功劳就越大,得到的好处就越多。 徐鹏云与沈非相隔不到五米距离,这么一丁点距离,徐鹏云相信这一枪,肯定能打中沈非,他都想好了,沈非一受伤,他就冲上去把沈非铐住,表现出他英勇的一面。 心中念头瞬间闪过,子弹已经射到沈非面前,就在这时,徐鹏云眼睛一花,觉得沈非的身影恍忽了一下。 啊…… 一声痛叫传来。 徐鹏云大喜,忙要冲上去,可刚跨出一步,徐鹏云猛然意识到不对劲,他看到沈非的嘴巴根本没有张开,而惨叫声也不是沈非叫出来的。 紧接着,徐鹏云看到沈非身后有一个人倒在了地上,胸口渗出了一大堆的鲜血,而这人,不是别人,正是金大成。 金大成要是来看戏的,谁知道挨了一枪,看着胸口流出一股股的鲜血,金大成痛叫不已,“救我,快救我,我不想死啊,我……” 徐鹏云蒙了,打伤沈非是有道理的,可打中别人,那就是没有理由的。 哪怕他是无意的,也得受惩罚! 徐鹏云想不明白,这么近的距离,他根本就不可能打偏,他赶紧看向沈非,却见沈非还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! 难道真的打偏了? 徐鹏云回不过神来,邵庆达一帮人不知所以,余同方更是暗骂徐鹏云白痴,这么近都打不到,他们都没有看清楚沈非在子弹射中的一瞬间,以最快的速度闪开又恢复了原状。 沈非身子一转,冷道:“徐队长好大的威风,无故朝我开枪不说,还打伤别人!” “你……”徐鹏云怒吼,“肯定是你。” “可笑,你开枪打伤了别人,却怪在我身上,就凭你这智商,还不知道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。” “胡说!”徐鹏云急忙分辨,余同方却吼道:“说什么说,赶紧开枪,击倒这个犯罪份子!”余同方根本不将金大成的枪伤放在心上。 事到如今,徐鹏云也退缩不得,要不然,他就将余大少给得罪了,没有余大少,那他刚才的事就会更大,现在只有按余大少的心思,把沈非给拿下,才能反败为胜。 徐鹏云瞪大了眼睛,再一次扣动扳机,子弹射出,惨叫声起,徐鹏云盯眼看去,沈非身上没有半点伤,他又打偏了,而这次中枪的,却是周玉兵! 周玉兵更是怕死,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。 徐鹏云脸色发白,他怎么都想不明白,明明瞄准的是沈非,结果却打中了沈非身后的人!打偏一个还有得说,打偏两个,这事儿怎么也压不住了,他浑身都打起颤来! 邵庆达满脸凝重,看着痛叫的金大成和周玉兵,这么多人,为什么就他们两个受伤,这太巧合了吧。 可是,一个还能说巧合,但两个就不是巧合能解释的。 邵庆达猛地想到之前这两人都帮过余同方说话,朝沈非发难,顿时,邵庆达眼睛里放出精光,他敢肯定,这两人中枪是沈非的手脚。 想到这,邵庆达后悔了,到现在沈非都还没有露出他的背景,就把徐鹏云给陷入到泥潭里面,足以说明沈非很有本事。 可他之前却犹豫了! 云希若和水清幽见沈非没有受伤,放心了不少,她们虽然没有邵庆达那么肯定,却觉得和沈非有关,再加上沈非之前打倒警察的画面,沈非在她们心里的身影,变得高大起来。 枪声,引来了更多的人,好多人都围过来看起了热闹,不过,他们都离得很远,生怕自己被误杀。 余同方火了,这个徐鹏云简直就是猪变的,这么近都打不中,而且还是打两枪,余同方真想抢过枪来朝沈非开枪,不过他还有些理智,知道这枪不能乱枪。 忽地,余同方身体里涌过一阵痛楚,一闪而过,余同方也没有放在心上,朝徐鹏云厉声喝道:“你是干什么吃的,赶紧把人拿下。” 徐鹏云手颤抖得枪都举不起来了,哪里还敢开枪,沈非说道:“余大少,这个徐队长是人民警察,可不是你养的狗,你有什么权利让他开枪?” “你……”余同方体内又痛了一下,“你打伤我……” “纠正一下,是踩你的脸,是踩伤!” “姓沈的!”余同方恼羞成怒了,“你一定会受到惩罚的,你等着,我要让付出严重的代价。” “我要不等着,早就走了,我想走,你以为你能拦得住吗?” 沈非冷笑,余同方怒火冲天,又朝徐鹏云大吼,让徐鹏云拿下沈非,徐鹏云给逼得没有办法了,只能再打沈非的主意。 徐鹏云如临大敌般,握着枪一步一步走向沈非,“我是警察,你最好不要乱来!” “你看你的样子,哪里像是警察,分明就是一条狗。” “你……” 徐鹏云吐出一字,猛地开枪,这会儿,他的枪口离沈非一米都不到,徐鹏云就不信还打不中沈非。 然而,徐鹏云不信的事确实发生了。 第三颗子弹射出去,击中的却是郭映红! 郭映红对沈非充满了仇恨,不是沈非,她根本就不会得罪余大少,所以,郭映红想在合适的时候,狠狠地踩沈非,要让沈非更惨。 可此刻,郭映红看到胸前流出来的血,再次晕了过去。 沈非自然是毫发无伤。 徐鹏云满脸惊惶,整个身子颤抖不已,沈非冷笑道:“徐队长,你好大的威风,连开三枪,打伤了三人!” “我明明打的是你,怎么会这样。” “因为老天都知道我是冤枉的!而你们,却是坏事做尽,所以,老天爷也会惩罚你们!” “不是的,不是的……” “他们三人流血流得这么厉害,只怕等不到120赶来,他们就得死了!” “啊!” 徐鹏云惊叫一声,瘫倒在地。 沈非看向余同方,“余大少,你老子什么时候来?再不来,我可就要走了。” “你不准走!” 余同方心里也有些怕,这么近都没有打中,确实很诡异,但这会儿,他一定要留住沈非,不然就报不了仇了。 “你凭什么不准?”沈非冷笑,“不过,你放心,没看你遭到老天爷的惩罚,我是不会走的!” “老天爷的惩罚?” 余同方鄙夷一笑,在锦城市,他就是老天爷,余同方也不狠狠盯着沈非,只要沈非不走,那就什么都好说。 沈非将徐鹏云抓起来,悄无声息间施展下酷刑,说道:“徐队长,为了群众的安全,我觉得你的枪应该放回枪套里面。” 说着,沈非夺枪,插回了徐鹏云的枪套里,然后一脚将徐鹏云踹飞出去。这个时候,机场保安赶了过来,可看见倒了一地的警察,他们也不敢随便乱动,只是十万分戒备地看着沈非。 沈非毫不在意。 邵庆达看到第三个中枪的人是郭映红,将他的猜测完全肯定下来,这会儿他心里完全是心尖骇浪,不说别的,光是徐鹏云在一米处都打不中他,就证明沈非的本事比他想的还要大。 而沈非没有走,还等在这里,明显就是要将余同方彻底给踩下去!他可不信沈非等在这里是等死的! 念头一闪,邵庆达觉得不能再犹豫了。 再犹豫的话,他不仅得不到利益,还要得罪两个人,不说背景神秘且强大的沈非,就是余同方也会让他很难受。 当即,邵庆达走到了沈非的面前,“沈少,我想清楚了,希望您能帮我治病。” “现在治,就出一千万!” 沈非淡淡说来,邵庆达瞳孔暴睁,一会儿的时间就涨了五百万,比他挣钱速度都要快,可他心里明白,要是这次再退回去,就是彻底得罪了沈非,到时他不知会死得多惨。 于是,邵庆达说道:“请沈少帮我治。” “先付钱!” “好。” 邵庆达这次很果然,掏出支票本,写了张一千万的支票,递给沈非,沈非接过来一看,放在了口袋里,出手给邵庆达治病。 二十秒钟后,沈非说,“好了。” 邵庆达从那股舒服的热流中回过神来,想到沈非二十秒钟就挣了一千万,心里便是一阵肉痛,可他感觉到身体里的舒服感,又隐隐觉得沈非说的话是正确的,他那病可能真会要人命。 不管怎样,钱已经花出去了,他就绝不能再做蠢事! 邵庆达笑道:“谢谢沈少。” 此话一出,众人万分震惊。 “天啊,一分钟都不到,不对,半分钟都不到,就挣了一千万!” “他不是在治病,是在抢钱吧。” “就是,看他那么年轻,怎么可能是医生,即使是治病,又怎么可能在身上按几下就好了呢?” …… 没有人相信,无数人对沈非是羡慕嫉妒恨,觉得邵庆达是大傻瓜、大白痴,就是余同方也是如此,余同方恨恨地盯着沈非,以他堂堂锦城太子爷的身份,赚钱都没有这么快,这个乡巴佬怎么能转眼间赚到一千万? 唯一相信的,也就是云希若了,“一千万,他就这样赚了一千万,他先前说的都是真的?”不知不觉中,云希若心里已经有了沈非的烙印。 水清幽眼睛更是亮得厉害! 便在众人惊讶中,一大帮警察来了,余同方见状,冷笑道:“沈非,你会死得很难看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