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你死了吗? - 妖孽狂医

第九十七章 你死了吗?

一大帮警察冲进来,带头的正是宁安平,宁安平原本只是副局长,可局长莫天雷在皇家一号事件之后,就被双规控制起来,宁安平坐在了局长位置上。 虽然宁安平是顾东来的人,但接到余为民的电话后,宁安平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锦城机场,不管怎么说,余为民是锦城市的一把手,他儿子被人打了,是一件很严重的事。 宁安平带着人还没有穿过人群,就听到了余同方说的要沈非死得很难看的话,顿时,宁安平滞在当场,他耳朵里就回响着两字——沈非! 打余同方的人是沈非? 宁安平赶紧冲出人群,然后他看到了被打得像猪头一样的余同方,而余同方的对面,站着的那个穿得不怎么样的人,正是沈非! 就是那个顾市长的女婿,救了顾市长一命,又让宋文飞投入顾市长阵营,还在皇家一号事件中扳倒了莫天雷,拉下了余为民一系大帮人马,还让他坐上局长宝座的沈非! 余同方要让沈非死得很难看? 宁安平脸上严肃,心里却笑了,余同方有哪个资格吗?连余为民在沈非的面前都要退避三舍,余为民的儿子算个屁啊! 来之前,他不知道是沈非打的,还想着给余为民一个面子,把事情轻轻处理一下就行了,可现在看到沈非,宁安平心中就有了主意,宁安平走到前面,冷声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 余同方当然不知道宁安平心中的想法,他只知道这帮警察肯定是他的老子叫来的,也就是听他话的,他对宁安平说道:“宁局,这人要我的命,快把他抓起来!” 邵庆达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他的赌有没有下对,一千万到底值不值,马上就要见分晓了,邵庆达眼睛一直都不转。 云希若与水清幽也是紧张不已。 金大成和周玉兵,还有痛醒过来的郭映红,三人这会儿也品出了味道,他们能中枪多半和沈非有关系,不然这么多人,为什么别人没中枪,偏偏他们中了枪。所以,三人即便是痛得不行,也是满含怨恨,希望宁安平马上将沈非给抓起来,最好再给沈非两颗子弹。 宁安平看向沈非,“是这样的吗?” “他拿一百万和我换位置,我不换,他便要打我,他先出手,我只好被动出手了!”沈非嘴角勾勒出笑意。 宁安平接话说道:“也就是说是正当防卫?” “当然!” 沈非笑容更浓,这宁安平很知趣。 邵庆达听到宁安平的话,心里狂喜,沈非要是没有背景,这宁安平就不会说话,而是直接将沈非给抓起来! 沈非要是没有背景,宁安平怎么会说出“正当防卫”四个字,这完全就是在给沈非洗清罪名啊! 更重要的是,沈非一个电话都未打,这人是余同方打电话给他老子,锦城一把手找来的,可宁安平不给余为民的面子,直接打压起锦城太子爷,这说明沈非的背景很大很大! 而沈非的背景越大,能力越强,他得到的回报就越丰厚,一千万虽然还是让他有些肉疼,可现在他也觉得花得值! 云希若与水清幽脸上一喜,却还没有完全放下心来;金大成等人有些发蒙,觉得事情很不对劲。 余同方很狂,却还不是白痴,立马感觉到有问题,厉声喝道:“宁局,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都要被人打死了,你说是正当防卫?” “你死了吗?” 宁安平一声反问,语气冰冷。 余同方滞住,旋即暴怒,这人竟然敢不给他面子,余同方阴冷地说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 “不管你是谁,我们都要按照法律来办,是正当防卫就是正当防卫,难不成因为你是余书记的儿子,就要冤枉别人?” 宁安平声音更冷了,邵庆达脸上也浮出了笑容,这不仅仅是帮沈非脱罪,这是和锦城太子爷杠上了啊,和余大少做对,那就是和锦城市一把手做对啊! 沈非要没背景,一个公安局长,如何敢和一把手做对? 一千万,太值了! 余同方怒火冲天,“你是我爸叫来的吗?” “不错,我来的时候,余书记告诉我,一定要秉公办事,绝不能因为身份就置法律于不顾!” “你……” 余同方气急,到了现在,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个人就是来拆他台的。不过,余同方不相信沈非有大背景,他觉得这是顾东来想借这件事做文章。 让余同方想不明白的是,宁安平明明是顾东来的人,他老爸怎么不叫莫天雷来,而是叫宁安平来呢? 余同方现在还不知道莫天雷已经完了,他冷冷看了眼宁安平,觉得宁安平就算要做文章,在他有理的情况下,宁安平也做不出来。 事实上,他确实有理。 就算刚开始是他的错,但他被打成这样,怎么也得算是防卫过当吧,凭着这个由头,以他老爸的身份,也能让沈非去坐牢,只要沈非到了监狱,他还有得活吗? 宁安平要想救沈非,那他就借此机会,把宁安平给弄倒,斩了顾东来的一条手,到时,他老爸肯定会很高兴。 这么一想,余同方便冷笑道:“宁局,你相信他说的话吗?” “我正在调查当中。” “调查?真是可笑!你觉得为了换个座位,我就会拿出一百万吗?拿一百万换座位,这不是天方夜谭吗?” 余同方说的是正气凛然,那些不明真相的人,听到这话都纷纷点头,用一百万去换个座位,不是脑子有病吗? 听到那些议论声,看到宁安平皱起来的眉头,余同方冷笑更甚,只要没人信,这事儿就好办了,至于头等舱的人,他觉得那些应该不会那么找死出来拆穿他吧。 正想着,邵庆达站了出来,“宁局,我可以做证,余大少说过用一百万跟沈非换位置,因为沈非旁边坐的是云希若。” 此话一出,余同方一张脸黑得像要下雨,满眼怨恨地盯着邵庆达,这个邵庆达真是不识抬举,竟然敢和他做对,等他度过这关,非得让邵庆达陷入悲惨境地。 邵庆达看到了余同方的怨恨目光,可他一点都不慌,开玩笑,一千万都花出去了,这个时候不加重投资,不踩死余同方,更待何时? 宁安平心中大笑,对邵庆达说道:“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 “宁局,绝无半句谎言,头等舱的人,都可以做证!”邵庆达卖了个干净,眼神在金大成等一帮人身上扫过。 宁安平严肃地问道:“谁是云希若?” “我是。” 云希若站了出来,她也看出宁安平是在帮沈非,她一站出来,周围的人就轰动了,玉女歌仙的名号在沈非那里不好使,对围观那群人来说,那简直是天大的新闻啊,他们也不管沈非和余同方,大声吼了起来。 “希若小姐,等会儿我们能一起吃个饭吗?” “希若,我爱你,我最喜欢你唱的蝶恋花,你就是我心中的蝶仙子!” “希若小姐,你怎么会到锦城来呢?你是来度假的吗?你和他坐在一起,他是你的男朋友吗?” …… 各种各样的吼声,顿时宣泄出来,一帮警察都控制不了,云希若举起了手,压了压,顿时一片寂静,云希若说道:“大家能稍等一下,等我处理完事情,再和大家说话吗?” “行,希若小姐说了,那就完全没有问题!” 没人再大吼大叫,可他们的目光全都看向云希若,目光热切得很。 宁安平觉得这个云希若还真有点厉害,至少能镇得住场子,宁安平问道:“云希若,那人所说可真?” “是真的。”云希若肯定地点头,“余先生想要和沈先生换座位,先是写了张十万的支票,沈先生没有答应,余先生又写了百万支票,沈先生仍然不答应,余先生便要动手打人,沈先生是不得已才出手的。” “好一个不得已!” 宁安平心里暗赞,余同方却是怒火汹涌,“云希若,你可不要乱说话!” 云希若扫了眼满脸狰狞的余同方,又说道:“另外,余先生还想逼我,他还想打我的主意,他说他爸是锦城市的一把手!” 听到云希若说这话,她的粉丝们立马不答应了。 “姓余的,你有个书记老子就了不起啊!” “有权就可以逼迫他人吗?” “你是做什么的?一百万是从哪里来的?肯定是你爸贪污的!” …… 吼声越来越激烈,云希若也不再阻止,只拿目光看向沈非,好像说她此举是还恩,又好像在说她还是很厉害的,有很多人在乎的。 沈非扬起嘴角,这云希若的眼药下得太厉害了,就那两句话,便能让余同方好好地吃上一壶了,不过云希若就不怕余同方的麻烦? 宁安平敏锐地捕捉到“贪污”这个字眼儿,先前他只想着给沈非脱罪,现在看来,这事儿大有可为啊! 再想到沈非在皇家一号的事情,他内心万分狂喜,以沈非的本事,他想走根本没有人能拦得住,可沈非能走却没有走,这说明什么? 说明沈非要把这事儿闹大啊! 沈非的目标,可不仅仅是余同方,还有余同方的老子余为民啊! 想到能扳倒余为民,那顾东来就能往前一步,宁安平一片火热,他更加明白该怎么做了! 这时,余同方吼道:“乱说的,他们全都是乱说的,你说我写了支票,那你能把证据拿出来吗?” 全场一片沉默,云希若皱起了秀眉,她还真拿不出证据来! 余同方冷笑,没有证据,这些就别想弄倒他,他可以说他们全都是诬蔑的! 就在这时,水清幽站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