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做错了事就得负责 - 妖孽狂医

第九十八章 做错了事就得负责

看到水清幽站出来,余同方整个人就不好了,虽然水清幽仅仅只是一名空姐,可他心里却涌出不安的感觉。 余同方死死地盯着水清幽,眼睛里不仅有恨意,还有杀光,更有威胁,他就不相信,邵庆达和云希若不给他面子,水清幽一个小小的护士也敢不给他面子。 水清幽见到余同方的样子,心中确实闪过怕意,可她再看到笑容满面的沈非,怕意瞬间消失得干干净净,邵庆达帮沈非的目的,水清幽也是明白,她多少也对沈非有其他心思,再说了,她欠沈非一个人情,正好趁机还了。 于是,水清幽拿出一把碎纸片,说道:“宁局长,这张是余先生撕坏的支票!”原来,水清幽收拾地面的时候,顺手将纸片给收拾了。 宁安平暗喜,有人证、物证,这个余同方跑不了了,宁安平让人接过碎纸片,转身对余同方说道:“请问,你的一百万是从哪里来的?” 余同方气得要死,他本来是叫人整沈非的,结果这些人反倒是查起了他的钱,余同方更加主定宁安平就是来闹事,想将事情闹得大的。 愤怒当中的余同方忽略了身体里面痛的地方又多了好几处,他朝宁安平吼道:“宁安平,我被人打成这样,就算他是正当防卫,那也是防卫过当,你不抓人,你管我钱从哪里来的?” 听到余同方亲口说出“正当防卫”四个字,他毫不掩饰地露出了笑容,说道:“事情经过不调查清楚,怎么抓人?还请余公子说上一说,这一百万是从哪里来的!” “你……” 余同方想吐血,他目光扫到徐鹏云那帮警察,当即说道:“好,就不算我的事,那他打倒了地上这些警察,殴打警察,那可是重罪,你也不抓他吗?” 宁安平眉头一皱,这事儿还真不好办。 这时,邵庆达又说道:“宁局,那边受伤的三个人,全都是徐鹏云打的!” 宁安平闻弦歌而知其意,立马朝徐鹏云喝道:“谁让你乱开枪的?事情都没调查清楚,你为什么乱开枪?还打伤了老百姓,你就是这样当警察的?” 徐鹏云看到宁安平对余同方的态度时,就知道不妙,现在听到宁安平发火,他心里慌乱无比,正要开口说话,他浑身忽然痛了起来。 这痛,无法用语言形容,徐鹏云只觉得比死都要难受! 沈非淡淡说道:“我说过,老天会惩罚你的!你要不把今天的事情说清楚,不把你做过的坏事都坦白出来,老天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 徐鹏云浑身一惊,先前沈非确实说过这样的话,那会儿他以为沈非只是随便说的,可此刻身上那让他生不如死的痛,让他真正明白到“老天爷会惩罚你”这句话的真正含义。 加上徐鹏云本来就觉得余同方有点不靠谱,要是再死撑下去,他不仅是穿不了警服,只怕还要去蹲大狱,还不如坦白交待。 而且,那要命的痛,让他不想交待都不行! 徐鹏云痛叫起来,“是有人给我打电话,让我一定要听余大少的话,不管事情怎样,一定要把打余大少的人抓起来,带回警局后还要折磨他,如果那个人不听话,可以开枪!啊,我好痛……” “那个人是谁?” “是秦生局长。” 徐鹏云痛快说来,宁安平笑了,这秦生原本是莫天雷的人,也就相当于是余为民的人,他刚坐上局长宝座,根基还不稳,新官上任的三把火还没有烧。 现在,机会来了。 他可以借着这件事,将锦城市的警察好好动一动,把莫天雷、余为民的人全部清除出去,彻底掌握大权。 光以现在的事,徐鹏云就不再是威胁,但宁安平听出了沈非的话中之意,当然不会就会放过徐鹏云,又问道:“除此之外,你还做了什么坏事?” “我……”徐鹏云真心是不想说的,这比供出余同方难多了,说出来后果会很严重,可刚说了一个字,那股痛苦就像惊涛骇浪般打在他的身上,徐鹏云根本忍不住,张口说了出来。 “我贪污了五百万,啊,我还养了一个情妇,好痛,我……”徐鹏云不得不说着他的坏事,不过,徐鹏云还想着逃过一劫,所以他都是尽拣轻的说,往小处说。 但是,那痛楚太要命,徐鹏云说完之后还是痛得不行,最后不得不说了实话,说他贪污了三千万,包养了三个女人等等。 听到徐鹏云的坦白,周围的人狠狠地骂了起来。 “狗日的,一个小小的队长都能贪污三千万,养三个女人,你这种人当警察,简直是耻辱。” “该杀!这样的人,就该枪毙!” “对,枪毙!” 宁安平听到一片枪毙声,嘴角冷笑不已,他不知道徐鹏云为什么会这么说,他也不想去打听沈非用了什么手段让徐鹏云这么说,他只知道徐鹏云完了,他会得到很多好处,还能有个好名声。 “徐鹏云同志,身为警察,你却知法犯法,违反国家法律,来人,把他抓起来,送到检察院!” 宁安平下令,立马有警察冲上去将徐鹏云铐了起来,周围的人拍起了手掌,赞叹不已,余同方脸色更黑,眼睛里还有了慌乱,事情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啊。 处理了徐鹏云,宁安平转过身来,“余同方,你仗着自己的身份,打着余书记的旗号在外面违法乱纪,只怕你要跟我走一趟了。” “什么,你要抓我?”余同方再怎么也没想到宁安平做得这么绝,他就想不明白,宁安平再想做文章,也不可能凭这点事攻击到他,更动不了他老子,宁安平这么做是什么意思? 宁安平冷声回道:“只是带你回警局做个调查而已。” “明明是沈非犯了错,你不抓他,你来抓我!他打的可不是徐鹏云一个警察,那八个警察都是沈非打的。” 余同方再次转移火力,可他话音刚落,最先被沈非放倒的人身上也痛了起来,浑身都在抽搐,他满眼惊恐地看着沈非,只看到沈非一脸的云淡风轻,这人受不住痛,想起了徐鹏云,赶紧把他做过的事交待了出来。 这人刚交待完,第二个被打的又说了起来,就这样一个接一个地说了下去,不一会儿,八个人都交待做过的违法之事。 八人当中做的事虽然没有徐鹏云那么牛,却也不小,完全可以收拾,宁安平二话不说,让人把他们八个全都铐了。 邵庆达见状,心中大呼赌对了,云希若、水清幽嘴角带笑,正在被送到救护车上的金大成三人眼里尽是恐惧,其他的人有的在后悔,有的在庆幸。 余同方是彻底慌了,这些人为什么交待让他慌,宁安平的强势,也让他慌,慌得他失去了理智,大声吼道:“宁安平,你这是滥用职权,你们赶紧把他抓起来,谁把他抓起来,我一定会让我爸给你们升官!快点抓了他!” 没有一个警察乱动,这些警察是有些惧刚当上局长的宁安平,可他们更惧沈非啊,开玩笑,沈非那么牛的人,和他对上,还有活路吗? 余同方不死,还在大吼大叫,宁安平冷冷一笑,“余同方,闭嘴!让谁升官,是组织上的事,不是你让谁升就让谁升的,看来余书记太放纵你了,这样的话你也能说出来!” “宁安平,你要想清楚。” “我想得很清楚,我的权利是老百姓给的,我该做的就是保一方平安,就是调查事实真相,而不是听你这种官二代的话,哪怕你爸是余为民书记!” 宁安平一番正气凛然的话,引得众人拍手称赞,同时纷纷谴责余同方,更有人立马发微博报道此事,还取了名字官二代嚣张,让谁升官就升官。 邵庆达眼睛一跳,他从宁安平的话里面听出了其他意思,宁安平好像不只是针对余同方,更是针对余为民啊。 这个赌,怕是赌翻了天啊! 邵庆达看着一脸淡定,就像和自己无关一样的沈非,心中想着这人到底是谁,他到底要做出多大的事。 余同方回过神来,惊慌不已,他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他正想反驳,忽然看到又来了一帮人,为首的正是宋文飞。余同方记得很清楚,这个宋文飞就是他老爸的人,而且宋文飞还管着宁安平。 顿时,余同方冷笑起来,朝着沈非甩了个眼色,好像在说马上就取他命,接着又狠狠地瞪了宁安平一眼,赶紧跑到宋文飞的面前,“宋叔叔,宁安平包庇打我的罪犯,还滥用职权,你快撤了他的职。” 宁安平嘴角尽是冷笑,这余同方告状,可告错人了,宋文飞会投入顾东来的阵营,全都是因为沈非。 宋文飞看到了沈非,目光一个闪烁,随后严肃地说道:“宁安平同志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 “宋书记,是这样的。” 宁安平将前后事情说了一遍,宋文飞皱起了眉头,余同方忙说道:“宋叔叔,你不要相信他说的,他就是想整我,我没有说过那些话,快把他抓起来。” “同方,你太莽撞了!” 宋文飞语气很温柔,余同方心里定了下来,不管怎么说,宋文飞说出“莽撞”一词,明显就是要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了。现在的情况下,余同方也想先脱身,再慢慢找沈非算账。 可他的心刚刚定下来,宋文飞便说道:“但是,你这么大了,做错了事就一定要负责!违反了法律,就得受到应有的惩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