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章 快刀斩不了乱麻 - 妖孽狂医

第九十九章 快刀斩不了乱麻

做错了事,就一定要负责! 违反了法律,就得受到应有惩罚! 余同方听到这两句话,三魂七魄都不再了,做错事,违反法律,这些字眼儿,明显就是在定他的罪啊! 可是,宋文飞是他老子的人啊,怎么说出这样的话,难道宋文飞也成了顾东来的人?不可能啊,顾东来是一直被他老爸压着的啊! 余同方想不明白,心中更是愤怒,但邵庆达却是在笑,毫不掩饰的笑,就连管着公检法的宋文飞都向余同方出手,余同方哪里还活得了?沈非的背景,只怕比他想得还要深厚无数倍,怪不得人家开口就是五百万,一千万! 人家的背景值这个价啊! 云希若、水清幽松了一口气,虽然她们之前帮沈非的时候,都没有皱过眉头,但她们还是有些担心,怕遭到余同方的报复。现在看来,这个报复是完全不会有的了。 金大成三人已经被抬走了,并没有看到这一幕,要不然早就吐血昏迷了;其他的人更加后悔,后悔没有抱上沈非的大腿! 周围的观众倒是又拍起了手掌,锦城市太子爷,这个名号很吓人啊,那是他们平时都要高高仰望的存在,现在他们却看着这个太子爷被踩的画面,说着这样的人就该被抓起来的话。 听着这些议论,再看到满脸严肃的宋文飞,余同方心都凉了一大截,不死心地问道:“宋叔叔,我没有做错,被打的人是我!” “那你能说说你为什么被打,你的一百万又是从何而来的吗?”宋文飞声音冰冷,完全是一副审犯人的样子。 余同方终于相信,宋文飞是要整他了,而整他的目的,就是整他老子。余同方无比后悔先前惹了沈非,更后悔他自己把这件事闹大了,现在这情况,他是不死也要脱层皮了。 怎么办? 余同方还没有想出办法来,人群外又有声音响起,“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 这声音,余同方非常熟悉,不是别人,正是他老子余为民。 惊慌不已的余同方,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忙大声喊道:“爸,我在这儿,他们冤枉我!” 余为民走到了前面,看到了儿子的惨状,勃然大怒,就算他近段时间被顾东来给压住,但他好歹是锦城市的一把手,谁敢将他的儿子打成这样? “谁打的?” “他!” 余同方底气十足地指向沈非,余为民顺着看去,脸上露出莫大惊慌,打他儿子的竟然是沈非! 沈非,这个普普通通的名字,对余为民来说,简直就是一味毒药,他恨不得杀之而后快! 若不是沈非,顾东来早就胃出血死了,哪里还有现在的风光。 若不是沈非,华生制药和真男人酒来就不会出问题,跟着他的那个副市长也不会被拿下。 若不是沈非,皇家一号事件就不会发生,莫天雷就不会被抓,宁安平更不能坐上局长宝座。 可以说,他落到今天这个地步,全都拜沈非所赐!更别说沈非还一次又一次不给他面子,打他的脸! 现在,又是这个沈非,打了他的儿子! 余为民恨意滔天,他今天之所以亲自来到机场,除了给儿子讨回公道之外,还想借此机会将火烧到公安局,烧到宁安平的身上,最后再把他的人顶上局长位置。 原本他觉得难度有些大,毕竟儿子是什么人,他还是很清楚,但看到儿子那一脸的伤,余为民有了十足的把握,他不仅要让沈非陷入无比悲剧的境地,还要让顾东来低头,压下顾东来。 沈非可是顾东来的女婿! 这把火,百分之百能烧到顾东来的身上! 余为民心里冷笑不已,宁安平、宋文飞这些人都愣着,肯定是在等顾东来,但他先来,以一把手的身份,定然能压住他们,余为民厉声喝道:“宁安平,愣着做什么?还不赶紧抓人!” “余书记,沈非是正当防卫!” 宁安平冷冷地回了一句,余为民心里一紧,宁安平这句话就是在打他的脸,余为民下了决心,一定要收拾了宁安平这个顾东来的死忠。 余为民心里想着,余同方便是一声痛叫,虽然余同方感觉到了痛,可他顾不得那么多,大声喊道:“宁安平,我都被打成这样了,他一点伤都没有受,这是正当防卫吗?” “不错。”余为民肯定了儿子的话,“你连这点都分不清楚,我看你这局长也别想当了!赵明,把沈非给我铐起来!” 余为民要快刀斩乱麻! 赵明是公安局的一名副局长,听到余为民的话,赶紧站出来,可刚走出一步,宋文飞便说道:“余书记,宁安平的职位不是你说撤就能撤的,需要经过组织决定才行!” “你!” 余为民恨宁安平,更恨宋文飞,宋文飞明明就是他一派的人,却不知道脑子发了什么疯,竟然背叛了他,投入顾东来的阵营,要不然他也不会被顾东来给压住。 宋文飞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我说的是事实!” 宁安平冷冷看了赵明一眼,张口道:“余同方拿一百万支票和沈非换座位,只为了和云希若靠在一起,沈非没有答应,余同方就打沈非,沈非被迫还手,请问这不是正当防卫吗?还有,余同方的一百万支票很有问题!” 余为民一惊,虽然他想到事出有因,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原因,现在网络那么发达,要是在网上爆出来,不管是换座位,还是一百万,都对他大大不妙。更让余为民惊讶的是,宋文飞和宁安平的这架式,怎么是在针对他呢? 不行,得想个法子脱身。 余为民苦想之时,周围的人却唯恐天下不乱地吼叫起来。 “狗屁书记,就想着包庇他儿子。” “那一百万,肯定是他贪污来的,调查他,看他做了多少坏事!” “就那副猪头样,还想对希若仙子出手,简直是恶心!官二代仗势欺人啊!” …… 这些吼声,让余为民心烦意乱,他今天亲自来是想处理事情的,是要借机行事掌大权的,而不是陷入泥潭,但眼下的局势对他大大不利。 余为民看向沈非,沈非就那么站着,淡淡笑着,余为民眼里狠光猛闪,不能再呆下去了,他喊道:“是不是正当防卫,全都带回去,好好查证!” 这个理由,很充分,没有一点可攻击的地方! 余为民觉得宁安平和宋文飞就是再嚣张,也不得不走这个程序,只要他离开了,再想办法将网上的消息压下来,那他就能度过这一关。 宁安平两人确实皱起了眉头,因为带回去调查是符合程序的,他们就算不执行,都找不到理由,两人将目光落在沈非身上,现在只有靠沈非了,他们相信沈非闹出这么大的阵仗,绝不会这样虎头蛇尾的就结束。 邵庆达也看着沈非,如果把今天的事看成是高手比武,这一刻已经到了最后一招的决战时刻!谁胜谁输,就将见分晓!邵庆达觉得沈非会将他的背景说出来了,抬出背景,泰山压顶,余为民纵是一把手也得吃个哑巴亏! 云希若和水清幽也看着沈非,她们希望沈非没事儿,要是沈非有事儿,她们也会有事儿的。 余同方盯着沈非冷笑不已,只要他老子将沈非带走,今天他惹下的事儿就不再是事儿,沈非注定要悲剧。 在场所有人,全都看着沈非! 沈非成了唯一的焦点,可沈非却根本没有这样的觉悟,他仍像是个没事儿人似的,只是转过身,对余同方说道:“老天会惩罚你的!” “惩罚你……” 余同方想大骂出声,可刚说出三个字,余同方就感觉身子像是被熊熊烈火包围,要将他烧死一样;下一秒,又被千古冰川给冻住,要将他冻死!还有刀割、剑斩、虫咬…… 反正那种感觉,好痛苦! 余同方痛得跪倒在地,嚎叫不已,余为民见状,忙冲上去扶着儿子,问道:“儿子,你怎么了?是不是沈非打的?” 到这时了,余为民还在把事情往沈非身上扯,他不等儿子回答,就朝沈非吼道:“沈非,你好狠的心,我以前不过是说了你一句,你竟然要我儿子的命!” 余为民还在上眼药,将今天的事说成是沈非的报复,宁安平眼睛一睁,不得不佩服余为民,不愧是当一把手的,几句话就把他摘得干干净净,还给沈非安了罪名。 沈非嘴角划过嘲讽的笑容,“不是我要你儿子的命,是老天爷要你儿子的命,因为你儿子做了太多的坏事,就像徐鹏云他们一样,做了坏事,就是要受惩罚的。” 徐鹏云现在的痛减轻了不少,听到沈非的话,敬若神明般看着沈非,他才不相信什么老天爷的惩罚,他只相信刚才的痛和沈非有关,可沈非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他确实不知道,越不知道徐鹏云就越害怕。 其实,这只不过是沈非给他施展的“酷刑”过了时效,沈非施展的不算重,可他加在余同方身上的“酷刑”,那不是一般的重! 余为民厉声喝道:“什么老天爷的惩罚,就是你打的,你还敢迷信!”余为民喝得凶猛,心里也高兴抓到了沈非的一个破绽,可他却没有注意到他儿子的变化。 余同方听到“徐鹏云”三个字,顿时想到徐鹏云之前坦白的事儿,他恐惧万分,他终于明白徐鹏云为什么坦白了,原来都是给痛的。 余同方咬紧嘴唇不想说,因为他知道的那些事儿要说出来,不仅他自己要完了,就是他老子也要一起完了,他当然不能说! 然而,现实是残酷的! 余同方没有那么大的毅力忍住那翻江倒海般的痛,他又是“啊”地一声惨叫,张口说道:“是我的错,是我故意惹沈非,沈非是正当防卫的!”